你期待着断桥残雪 “无人机”却时刻整装待发

作者: 企业 / 机械设备  发布:2020-01-16

新一轮大范围雨雪天气正席卷我国中东部地区。大雪飘零,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是,雪景甚美;忧愁的是,雪灾无情。一旦发生冰雪灾害,在展开救援、保障电力的过程中,有一款科技产品将发挥重要作用,那就是无人机。 受强冷空气影响,我国中东部迎来了新一轮大范围雨雪天气。雪花固然美丽,但是暴雪、低温、冻雨也极有可能造成严重的自然灾害。据气象部门介绍,这将是今冬以来中国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为严重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过程。 针对这一轮强降雪,国家减灾委、国家防总、农业部等部门紧急进行部署,要求各地采取有力举措,予以积极应对。要想保障极端天气下民众的正常生活、工作,或者在发生灾害时能够予以快速应对、降低损失,那么这时候就需要结合科技的力量了。是什么科技如此多能呢?答案就是无人机。 近年来,随着传感技术、通信技术、飞控技术等不断取得突破,市场规模持续增长,无人机产业发展日趋成熟。目前,工业级无人机正迎来加速扩张期,已经在警用、消防、测绘、救援、通信、巡线、植保等诸多领域实现了应用,行业前景十分广阔。具体到强降雪天气下,作用突出的就属救援无人机、通信无人机以及巡线无人机了。 灾区多面手:救援无人机 2008年的那一场暴雪想必许多人如今还记忆深刻。那一年,由于极端冻雨、暴雪天气的影响,我国多地发生了冰雪灾害,造成了严重损失。今年的这一轮低温雨雪冰冻天气来势汹汹,难保不会造成不同程度的自然灾害。一旦不幸发生严重的雪灾,救援无人机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 众所周知,在发生较大灾害时,灾区的对外交通往往会处于中断状态,而且展开搜救的任务也十分艰巨。此时,通过救援无人机,救援团队就可以快速获取灾区沿途以及灾区内的实时情况,从而根据实际需求做出及时、准确的决策。 另外,救援无人机还可以对灾区进行实施不间断监测,以避免次生灾害对救援行动造成威胁。在进行搜救时,搭载有语音识别系的无人机还能够对灾区现场各类声源进行分析,从而帮助找到等待救援的灾民。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救援无人机的专业技能必将更为强大、更为多元。如此,救援无人机不仅能够进一步减小人力抢险救灾的风险,同时也能够更大提升抢险救灾的精准度和效率。 灾区“通讯兵”:通信无人机 一旦发生严重雪灾,面临的不仅是道路中断,通信设施受到影响也是常事。往常,灾区的紧急通信要依靠通信车来提供,但是由于上述的交通原因,以及通信车本身的“身高”问题,其通信保障能力较为有限。 近年来,系留无人机发展加快,在应急通信领域的应用也日趋成熟。系留无人机不仅能够克服普通多轴无人机留空时间短、载重量小、飞行不稳定的缺点,而且相对于通信车有着天然的“身高”优势,能够覆盖更为广阔的范围,提供更加稳定的紧急通信保障。 因此,凭借通信无人机的强大应急通信能力,可以在发生雪灾后快速恢复遭受影响的灾区通信,为与灾区建立联系打通通讯道路,为后续救援行动提供坚实支撑。 电力“守护神”:巡线无人机 传统的电力巡线任务主要依靠人力,不仅效率较低,而且还具有一定危险性。如今,大范围的雨雪低温天气来临,对于电力线路的影响巨大,万一因为暴雪、冰冻而导致电力中断,那么将会对人们的正常生活,以及商业活动、工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 此时,巡线无人机展现其实力的机会就到了。通过应用巡线无人机,巡线工人既可以减少工作量、降低危险性,同时还能提高巡线效率、加强电力安全保障。另外,在电线积雪较多时,还能够利用巡线无人机展开积雪清除作业,进一步提升工作便利性。 在我们美好生活的背后,总有许多人在默默付出。还好,我们的时代是科技的时代,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科技加速爆发,无人机、机器人等科技产品陆续面世,“无名英雄”们有了更为强大的助手。 前不久,工信部出台了《关于促进和规范民用无人机制造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我国民用无人机产业发展将迎来新一轮跃升。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无人机技术将愈发成熟,应用领域将愈发宽广,为人类的经济、社会稳定与发展带来更多支持。

  西湖,冬已。

最近我情绪异常失落,总觉得心底有一股窜动之火,所到之处——骸骨不留。。。。。。。

 湖中一芥,随波微荡。湖边长堤,枯柳横生。

网上搜索了有关西湖的照片,第一张“断桥残雪”立刻让我陷入了“冬季里”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天地间充斥着无际无涯的雪花,似乎要这样飞舞到世界尽头,直到那肆虐飞旋之中,突然冲出一个身影。湖上泛舟的人惊讶地看着那狂奔而来的女子霎时间将自己坠入湖中,心猛然一痛,用力地把船划向湖边。

曾去过西湖、看过真正的断桥残雪、试过划着小船在西湖湖面把头埋在风中、走过那一条条延伸在神话中的小道、摸过石碑上那历经了千年的刻字。。。。

————

印象中的杭州是端庄而恬静的,如果说深圳是个能够吸引万千才子让人仰慕的城市,那杭州就是一个可以留住已走过世间繁华倦怠无比的心的老家。如果说深圳是男人,杭州就是女人。男人要的是志在天涯的豪情壮志、女人要的是孱孱流水的倩影柔波。如果说深圳的魅力是让人犹如置身童话、那杭州的美丽会让你觉得每踏过一步都像是飘然在千年神话里。

彻骨的寒意深入骨髓,她微微开口想说出“好冷”,肺部却被挤压似的无比难受。想那时候自己还以为,已经经历过了最冷的时候呢,只是现在才明白,没有那人在身边,这冰冷的湖水才给了自己最深的寒意吧。

这不是我肆意吹嘘,也不是我刻意描述,也许是我对那里的雪情有独钟、也许是那里的风让我无法释然!

 初见时,她正在河堤上边走边小声啜泣,为了姨娘说要托人给自己说媒的事。烦恼这这个,又想起了已离开几个春秋的说要娶她的勰哥哥,她一头撞在了正在柳树下凝神注视着什么的他。稍有成熟的男子不悦地转头盯住她,她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第一次去西湖的时候是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从深圳启程,在火车厢里整整坐了二十四个小时,一路上充满着憧憬充满着好奇,尽管是我第一次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启程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我似乎都不知道我是怎样买的车票和用了怎样的心情收拾行李,也许是杭州有一个人在期待着我的到来,也许,我还想去看一看还是在孩子气的时候就神往了无数次的西湖。当然,这一点,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

 “看什么看,没见过,呃,人哭的吗?”

我不知道杭州的冬天如此寒冷,尽管早就有人告诉我那里不比深圳,要多带点衣服,当我顶着一件大衣穿着马靴在深圳热的流油时,下车的一瞬间我还是开始了不由自主的哆嗦。上午到的杭州,一出车站,外面飘着细细的雨惬意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身体是冰冷无比的。但是,走在车水马龙的路上我还是觉得异常的温暖。

“姑娘,在下好好的站在这里,你撞了我,不跟我道歉,为何还冲我发难,无理取闹?”

朋友接我的时候打了一把伞,两个人的身躯在这拥挤的人流中,那把伞的空间是远远不够的,而此时的绵绵细雨也成了豆花似地雨珠,那些被割碎了的液体不紧不慢的打在我的脸上,抬头看了一下当时的天空,我幸福的对着那些云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微笑。这微笑无人能懂,包括我自己。

 哟,这人还真是不识好歹,看他温温和和的样子,怎的和女儿家还这般计较。“我撞了你,那又怎么样,呃,你有什么损失吗?真是,呃,不懂得让着姑娘家。”

在杭州的半个月,每天过得都很清闲,清闲的有足够的时间去踩每一条我觉得不错的马路、清闲的可以到处闲逛然后在花园的长椅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男子并未像她想的那样皱眉无奈,而是把视线转回了树上,开口:“方才在下正在欣赏一株嫩芽从枝条里破出的过程,被姑娘一撞,错过了最绝伦的一步。而且,在下虽见过人哭,却也未曾见过像你这般大的女孩子,还一个人在外面哭成这样的。”言之凿凿,认真有礼却也透着戏嘘。

我喜欢杭州那排的整整齐齐的房子 、喜欢杭州那到处都有着的宽阔的马路、喜欢马路旁边盎然生长的小草。

 她怔住,不雅地又打了个嗝,看到男子似笑非笑的神情。一急一气之下干脆原地蹲下接着哭,想到娘亲听到姨娘的建议时笑着的神色,想到曾经和勰哥哥早春在这里划船,他从小看着自己长大,除了爹娘之外世上就只他对自己最好,可这一去京城应试……哭声越来越大,她也顾不上面前还有一个人了。

我喜欢杭州随处可见的花园、喜欢花园里有老人孩子嬉戏时的热闹、喜欢在那热闹中瞎凑热闹的小鸟。

 头顶被轻轻拍了一下,她拿下遮住眼睛的双手,见眼前递过来一方白手巾,下意识地接过。她抬头呆呆的看着男子,他对她温和地笑笑,说:“擦擦吧,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伤心,但一个姑娘家还是早点起来回家去吧。”温柔的语气,她竟会像极了勰哥哥,来不及有反应,他便已然离去。

我喜欢杭州烟雾弥漫时的朦胧、喜欢打破朦胧的那太阳光的味道、喜欢阳光底下晒过的那条安静的小巷。

 半月后——

我喜欢杭州那干净的空气弥漫的香、喜欢香里面有我坐在藤椅上做过的梦、喜欢梦里那场下的特别特别大的雪。

 她如愿以偿地看到堤边柳帘下气质清俊的男子,提起步伐,却又慢下来小步小步踱过去。及至身边,他突然开口:“姑娘可否在此恭候在下多时?”

我喜欢杭州夜里独有的神秘和宁静、喜欢那宁静中透露着的笑脸与温馨、喜欢温馨后那抹散落在岁月里挥之不去的感动。

 她像是被戳穿了什么秘密一样,急急地从怀里掏出那手巾塞进他手中,后退两步,涨红了脸,大声道:“我才没有等你,是为了还你东西!”他倒也不予置辨,只捻起一点柳絮,轻声说:“雪化了。”

杭州是没有让我失望的,十一月十一日是我的生日,期待了很久很久的一天,也是在我最向往的城市里和最“陌生”的人头一回的生日,我很期待,一大早就醒了,醒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看看外面有没有下雪——(住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里面仅有的一个窗户,唯一的优势就是住的楼层很高,可以看清外面发生的一切)那天早上最终是没有下雪的,即使我坐在窗户旁边等了很久很久。。。。

她看着他,突地凑到他跟前,语气得意:“我本来准备天天傻等着,等了两天,突然想到雪化的时候你应该会来,所以到了今天才来呢,果然哦。”他看向小猫一般在他面前欣喜得意的女子,觉得心里像是某些地方的冰雪,也开始升温了。

因为不甘心所以我去了网吧,当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酷狗听那首薛之谦的《认真的雪》,耳麦里传来的是那熟悉无比的旋律和略带伤感的声音,不停的听这首歌听了一遍又一遍 ,后来朋友扯了扯我的衣角让我看外面,转过身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眼睛里深邃的光芒,那滴泪最终是没有流出来的,我扬起了头,把那幸福或是忧伤深深的埋在了头发里,因为我觉得我不可以哭,生日那天哭是不吉利的。但是,感动之余,落泪通常都成为了我唯一的表达方式。只好埋在心里了,让那场雪和那滴泪,一起留在心底为我的未来祝福着!

 次日,他来到西湖边时,女子坐在大石头上专心致志地用柳条编着草帽:再次日,他撑船准备荡去湖心时,一个轻快的身影忽地落到他船上:再再次日,再后来的日子……他渐渐习惯了在西湖边,白堤上,柳树下,断桥旁,身边总有一个或安静或聒噪陪自己看风景的她。

雪下得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那首歌还在放着,雪也一直下着,我转过的头也慢慢的僵了,那么一霎那间时间空间放佛都为了我定格了一样,我幸喜异常的在空间里写了很多,同时在我的脑海里也幸福了很久。

 夏至将至,他又一次与她泛舟湖上,看着她安静地坐在船尾抱膝发呆的样子,他知道她又在想那个他了。之前一次共渡一船时,她告诉了他第一次见面时她在哭什么,她语气平静却带着深深隐藏的难过与思念,他在看过那个哭泣的女孩子后第二次为她感到心疼,却也第一次对她口中的勰哥哥产生了不满。待她惊觉他看他的眼光时,愣了一下便嘻嘻一笑,俯身捞起水花泼在他身上。

回宾馆的路上,我看着白色球鞋踩在的那堆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了一串串温暖的痕迹,我听着雪花嘎吱嘎吱的碎裂声哼起了最爱的那首“认真的雪”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我脸上像是特意陪着我走过那一条条悠扬的路。作为我最爱的生日礼物,雪 —— 是十九年来我最宝贵的唯一。这个生日,是个特别的生日。走过了十八岁,埋没了的青春和告别了的年轻变成雪 用一种最特别的方式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就算连老妈都忘记了我的生日,即使所有的朋友都已经不记得十一月的十一号是什么日子,至少还有那场雪带给了我前进的勇气和动力。

 往回行时夜色已降临,碧空如洗,一道弯月挂在苍穹之上。他送她,到了过断桥时,他突然停住脚步,她不解地回头看他。他似是有万语千言要说,沉默良久后,轻轻问:

(十九年前在雪里面出生,十九年后,当所有人都已经淡忘那一年的今天有一个小男孩在不经意间来到这个世上,是因为上帝的公平,所以它派来了我最忠实的朋友送给了我一个最最珍贵的礼物,它告诉我,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忘记了你,我永远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走过这最特别的日子,而事实上,我不可能告诉全世界的人那是属于我的一天,也不可能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亲人或是朋友必须要在那一天给我问候)

 “你……还要等他吗?”

生日后的第一天我们去了西湖,那天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厚厚的一层银白,汽车经过的每一处都留下了一个破碎与一种完整,到达西湖的时候湖边已经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大家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幸福的氛围,广场上、马路上、大树旁到处可见的都是一个个穿得像迷你熊的家伙手拿着相机在咔嚓咔嚓的一通乱拍,我想,那相片里一定都是一张又一张无比喜悦的脸吧!

她扭头不语,往边上一步靠在桥边栏杆上,抬头望着月亮。

我们到达的第一站:断桥残雪 第一次听别人说起的时候只仅仅是喜欢这个名字的意境,断桥 残雪。。。多么凄凉和华美的诠释呀,站在断桥的那一瞬间,有种很满足的感觉,因为我一直都是白蛇迷,喜欢了那么多年,终于有一次可以站在白素贞和许仙相遇的地方了,很多人都站在断桥上拍照 我也照了很多,断桥——也许大家都曾在这里许下过同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在自己转身的一瞬间可以在断桥的那一头看见那个他。断了的桥——却连起来了一条何其远古的情缘!

 看不到他的苦笑,只听得似乎有些不甘心地又开口,“那,能忘了他吗?”

泛舟西湖是多少文人墨客不可少的流程,我是第一次坐船,还以为会晕,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可以用自己的手去轻舀平静的湖水,看着它随着我的拨弄泛起一圈圈柔美的涟漪,船儿划过,它和它融入到一起,淹没在远处柔软的烟波。记不起名字的那个岛上住着很多很大很大的不知名的鸟,远远望去还以为是什么特殊品种的果实,听船家一一解释才惊奇的望着已经走远的鸟儿惊叹。。。。

 良久,她才很轻很轻地回答。

去过的孤山、到访的博物馆、歇脚的茶楼、走过的假山、路过的船只、远眺着的雷峰塔和那片茫茫白色中隐藏着的激荡在心里深深的开花成长,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无惧风雨!

 “我不知道。”

没有一种美,美的毫无瑕疵,没有一种美,是完全的得天独厚,总有一些东西是后来者为之做的锦上添花,不必要太在乎大自然曾是多么的神工鬼斧,也不必太在意这美景还是有那么些美中不足,这世上真正的美,不是毫无缺陷的精致,而是你明明看到了它的瑕疵依然还觉得它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让人无法忘怀。美的极致不是你大费周折千里迢迢的来到它的山脚去感受它的风华,而是你不动声色在某个梦境中就轻而易举的察觉到了自己,再美的风景无非是让一个有涵养的人学会了赞美,而这赞美却因为风景的真实衬托出了人还有一颗敢于透彻的心,这心比山水更美,因为没有一颗美丽的心,你永远不会发现风景的美丽!

 这次她又没有预料到他的动作,原以为会沉默的人,突然一把拉她入怀,温柔地拢住她,低头,温热的唇在她额上印下浅浅一吻。

如果可以选择,我会驻留在美丽的西湖桥旁,每天都能够垂影品酌,和那个船夫聊着一些远古的过去、在那个杨柳下的长椅和某个陌生人谈论着可能的未来。

 待她反应过来,他已微笑着松手,看了看她,转身,说:“就送到这里了,接下来,自己走吧。”

如果还有机会,我愿意把我人生中最诚实的心情驻扎在西湖的日落里,也许是年老沧桑满布皱纹的脸,或者是拄着拐杖漫步蹒跚的搀扶,我能和你在桥头相隔 桥尾相遇。

 他渐行渐远的身影融入夜色中,她仍呆立在断桥上,月光极尽温柔地倾泻在女子身上。

如果有来生,哪怕是化成一只鸟儿或是一只鱼,我都要栖息在西湖的断桥残雪之中,随着冬季里大雪的飘洒,冬眠在人海里悸动的青冢,这一生,何其种种,化作那神话里为爱起舞的蝶翼。

次日,她折了无数朵花,嘴里念着“去”,“不去”,“去”,“不去”……最终没迈出房门一步。

不曾想过年老后我憔悴的容颜,但却想过别年后可以和自己的爱人来到西湖桥旁,用白蛇传里我最喜欢的姿态,在这断桥之上,许下爱的信仰,一起品尝这风雨中淋过的雨香。

 再次日,她一边扯着花瓣,一边念着“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最终一丛顾盼生姿的繁花惨兮兮地秃了一片。

无法淡然,断桥残雪里映着的那个寒冬,无法忽略,自己这依恋着美的情结,无法忘记,十八岁等雪下的最后一天,无法结束,这一生都不能舍弃的信念,我更加的无法笃定,在往后的每一次生日里再也不会痛恨没人陪伴的季节!

 ——几日后,她终于决定出去。走到门前时又转身回屋,翻出几套衣裙轮番试过后,坐在铜镜前,细细地描眉画黛,轻施粉色,戴上最雅致的首饰。丝毫没有感觉不妥地,行至西湖。

如此孤傲着的美丽,这千年不变的 - 断桥残雪!

 船不在,他不在。她努力平复心中的失望,安慰自己他会来的。沿着白堤慢慢走着,过往一的幕幕浮现在她眼前,不禁失笑出声。

 突然视线扫过前方柳树下似有东西,急急跑过去,却在树下站了一会儿,才颤抖着伸手,拿起那封信,没有封口。摸出一张薄薄的信纸,她逐字逐句读完,一把揉成团,狠狠攥着,指甲掐进了肉里生疼。

 说什么告别?“家父已定姻亲,近日来信催我速归,实为匆忙,就此简别,珍惜珍重”,好啊,好啊。去娶你的亲,过你的日子吧!我才不要舍不得,才不要难过……不难过……这样想着,她突然想起那天如水的月光,和他欲言又止的表情,眼眶开始湿润。我想听你说,你说什么我都听,我不哭了,我不无理取闹了,我不……再等勰哥哥了,你别走啊,别走……

  一场梦缘终有散,奈何醒时情深晚。

 男人跳下水捞起毫无生气的女子,匆匆上船,看到她的样貌时怔愣几秒,把人小心翼翼挪进怀里,才开始救人。

 女子吐出一大口水,嘴唇蠕动着,发出几个模糊不清的音:别……走……忘……勰……哥……了。

 正满脸担忧看着她的人神色突变,脸色霎时苍白。低下头去,良久,再抬头时,看向女子时眼神里糅合了眷恋、思念、悔恨、失落,没想到一错过,就是再也回不到从前。

  他为官六年,未娶,还乡省亲,名勰。

附注:同《七夕》篇

本文由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发布于企业 / 机械设备,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期待着断桥残雪 “无人机”却时刻整装待发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